当前位置: 对外经济 > 要闻 > 正文

中国外贸“攻坚”高质量向前

2021-07-20 08:17:46 国际商报

连续13个月同比正增长!上半年增速创下近十年来新高,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长22.8%!

外贸结构持续优化,一般贸易占比达到62%,代表了有自主品牌、自主知识产权和创新能力的产品正成为出口第一主力方阵。机电产品出口占比近六成,汽车、电子、医药等构成的出口主力军,共同显示出在疫情下中国外贸竞争力的整体提升。

此外,外贸新业态、新模式表现也非常突出,优势明显。上半年,综合保税区进出口增长29.1%,自由贸易试验区进出口增长32.1%,海南自由贸易港进出口增长46.1%,均显著高于外贸总体增速。同期,以跨境电商和市场采购出口所构成的外贸新业态、新动力的大幅增长彰显了外贸新活力。

国际商报:

虽然成绩喜人,但外贸企业也面临四大突出困难:一是国际海运效率低、价格高;二是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大;三是原材料价格上涨抬高企业成本;四是部分地区招工难、用工贵。这造成部分企业出现了“有单不敢接、出口不盈利”的现象。

针对这些难点,企业应提升哪些方面的能力加以应对?有关部门可以从哪些方面提供助力?

肖慧琳:企业方面,结合国务院颁发的《关于支持出口产品转内销的实施意见》与国内市场对产品的需求、转型难度等综合因素考虑,合适的企业可以进行市场转变出口产品转入国内市场。汇率直接影响企业利润。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降准0.5个百分点,企业面临汇率不稳定的问题。对此,外贸出口公司应及时锁汇,提前与银行办理远期结售汇。面对化工材料、煤炭等原材料价格的上升和全球“碳中和”大趋势,高能耗高污染行业应及时进行自身供给侧改革,通过使用清洁能源降低企业生产成本。

政府方面,有关部门应当加强疫情防范管理力度,创新物流模式,优化货物查验模式,合理提高海运清关环节时效;其次,应坚持货币政策的一致性,秉持精准施策的方针,保证货币政策的可持续性、稳定性与有效性;面对企业成本上升,要从实体与金融两方面发力。既要保供稳价,也要优化金融结构以服务实体;在解决企业招工难、用工贵方面,政府需要合理引导就业,严格监督企业,并积极促进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的转型升级。

张建平:当前出口企业所面临的难题都是客观存在的。

企业能做的,还是应努力提升自身产品的品质和附加值,更加有针对性地开拓市场,尤其要主动利用中国现有的和26个经济体签署的19份双多边自由贸易协定,降低外贸营商交易成本,挖掘伙伴国潜在市场空间,同时利用好自由贸易试验区和自贸港的贸易便利化优势以及减税降费带来的政策红利。同时也可与自贸伙伴开展更加合理的全球价值链和供应链分工协作,通过价值链的整合与优势互补有效降低相关成本。

当然,有关部门应继续通过减税降费、加大普惠金融支持外贸企业的力度和继续贯彻出口信用加担保等政策助力外贸企业降低营商成本。

石先进:以上四种风险均可被视为系统性风险,对于单个企业而言可能无法完全回避,只能通过适当的方式尽量规避。

以汇率波动为例,企业可在定价时选择合适的方案,做好汇率预期管理,将汇率波动溢价与通胀溢价加入到采购合同之中,通过适当的对冲工具抵消汇率和通胀波动的影响。

国际商报:

在世界疫情的阴霾下,中国外贸划出了漂亮的“逆袭”曲线,这样的高增长态势能够在今年下半年延续吗?前述四大困难交织国际贸易环境变化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外贸后续走势?随着世界疫情的好转,防疫订单与“宅经济”热度过后,中国外贸会面临哪些压力?

石先进:总体而言,2021年中国出口形势仍较为乐观。即便是7~12月中国出口增速为0%,2021年全年贸易额都能达到30139亿美元,以美元计价的增速可达16.4%;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6.5计算,以人民币计价的增速可达9.3%。

当前全球经济形势已持续向好,如果下半年经济形势保持平稳走势,预计今年全年贸易以美元计价增速可达22%,以人民币计价增速可达15%左右。相比之下,由于基数低的效应正在逐渐消失,下半年出口增速可能会相对较低。

疫情退去之后,外贸将面临医疗物资等疫情相关产品和“宅经济”出口的衰减,以及其余商品对外部增长实际弹性的衰减。未来,中国外贸发展需要应对以下潜在风险:一是出口壁垒风险。拜登政府更为关注全球贸易壁垒的新问题,强调约束机制、劳工和环境、数字贸易、农业贸易、服务贸易等问题,预计劳工和环境问题可能为今后贸易壁垒的重点;二是政策冲击风险。世界范围大规模宽松政策的刺激会使全球通胀水平提升,不利于需求恢复;三是外部宽松政策间接刺激人民币升值的风险。汇率升值不利于我国货物出口的竞争力改善,还会通过价格效应影响到名义增速与人民币计价的增速。

肖慧琳:预计下半年外贸总体趋势仍将向好,但增长速度会有一定的回调。

首先,随着疫苗普及,劳动力市场供给失衡会慢慢趋于正常;其次,国家有意稳定大宗商品价格,原材料成本也有望回落;再次,运输方面,下半年运输部会加大查处力度,各国复工以后供给关系会恢复均衡,运输价格也会回落;最后,人民币汇率下半年会随美元指数波动,但总体波动不大。

未来中国外贸面临的压力主要来自于国外的贸易保护政策和国内医疗用品产能过剩。随着世界疫情的好转,各国纷纷想要尽快恢复经济,西方一些国家为保持本国企业发展可能会出台相关经济刺激政策、收紧贸易政策,并可能运用贸易保护措施。因此,中国外贸企业订单成交量在保持增长上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同时,我国医疗用品产能在短期迅速扩张,疫情好转后可能会面临产能过剩问题。目前口罩的原料价格有明显回落的趋势,部分企业未来面临较大压力。

分享到:

打印本页

收藏本页